香巴拉并不遥远——写在洁白的现代藏乡

香巴拉并不遥远——写在洁白的现代藏乡
新华社成都10月29日电 题:香巴拉并不悠远——写在皎白的现代藏乡  新华社记者谢佼、胡旭  清晨7点,榜首缕阳光跨过了措岗崩雄雪山。  这是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乡城县的定曲河峡谷。炊烟、霞光与白色藏房交相辉映,缓坡上,一群群牦牛低首吃草,白塔矗立。在这世外桃源般画境里,藏民们又开端了安静慈祥的一天。  记者走进峡谷中的青德乡仲德村,63岁的多吉大爷正坐在门口大树下剥核桃。见记者路过,他热心地打招呼,抓一把剥好的核桃递过来,约请记者进家。  走进大门是一个小宅院,鲜红的小苹果缀满枝头,散养的鸡、鸭在林下寻食。整个修建有三层,每层挑高三四米。“一楼曩昔喂牲口,现在人畜分开了,放耕具、杂货。”多吉大爷介绍。  二楼楼梯正对面,洗手台白色瓷砖擦得透亮,背面是卫生间;左手边是厨房和餐厅,木制桌椅充溢藏式风情,餐厅一侧还有一台彩色电视机,上初中的孙女正趴在桌上写作业;右手边是客厅,再往里是经堂。  山坡上,阿布洛绒丹巴正在门口泊车。他家院墙上贴着牌子,上写传统村落维护户,修建有35根柱头。这是典型的乡城白藏房:全体状如梯形,外墙涂白,门窗精摹细琢,彩绘明亮鲜艳。  “对传统咱们维护得很好。”阿布说。他是个壮实的藏族汉子,曾因缺技能缺资金被评为建档立卡贫困户,当地党委政府为他进行饲养技能培训,并帮他进行了院子建造、改厨改厕。几年下来,阿布成功脱贫,买了车,正计划开民宿。  沿着村后新建的“一环路”,20岁的洛绒扎姆从民宿“皈院”深处迎了出来。她参与四川“9+3”教育计划,在“甜城”内江学成回家,凭借移动互联网,找到满意工作——定制管家。  “游客经过移动互联网提出需求,咱们执行车辆接机,组织旅行线路等。”美丽的扎姆笑语盈盈,村里4G信号满格。  周围木郎宫村,只见50岁的洛绒阿麦和村里老人们绕着白塔转经。阳光打在他们的脸上,透出与世无争的静寂。  洛绒阿麦年轻时足不出户,到成都学过开大车,对交通改变感触很深:“本来从乡城到成都,要走一个星期,现在路修好了,雪山上打通了地道,不怕大雪封山。邻近还修了稻城机场,45分钟就能飞到成都!”  远远地,一首歌传来:“香巴拉并不悠远,它便是咱们的家园……”藏族传说,香巴拉是神仙寓居的当地,那里日子好,花常开,人仁慈。  阿麦特别喜爱这首歌,他说交通好了,游客来了,自家收入翻了几番。“挖虫草、捡菌子,土地流通出去种葡萄,我家一年收入30多万呢。小车都换了三四辆。共产党好!把家园建成了香巴拉。”现在阿麦是村干部,协助村里14户贫困户成功脱贫。  散步皎白的藏乡,感触那夸姣的现代藏家容貌——便利的交通与网络、文明敞开的思维、承继传统的村庄……党领导下的藏区人家,正用斗争建造着家园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